影视评论
  

? ? ? ?来源/棱镜 作者/李超 熊少翀 向青

  

  《战狼2》票房的“膨胀”,让北京文化(000802.SZ)“扬眉吐气”。

  

  8月1日,上市公司公告宣布,截至2017年7月30日24时,《战狼2》中国大陆地区上映四天,累计票房约为9.38亿元,超过公司上年度营业收入的50%。

  

  

  与《战狼2》在豆瓣本土片上获得难能可贵的7.5分相比,资本市场的反应更为兴奋,7月27日上映当天,北京文化股价上涨4.36%,7月30日和8月1日连续两天涨停,上映后的四个交易日累计涨幅超过30%,此前,其股价已经持续下跌一年多时间。

  

  在过去数年中,国产电影票房先后历经了井喷与集体沉寂。过去一年,行业龙头华谊兄弟(300027.SZ)2016年营业收入35.04亿元,同比下降9.55%,扣非后净利润亏损4018万元,同比下降108.52%。同花顺数据显示,中证影视产业指数2016年2月22日收盘达到阶段最高的4883.93点,但截至2017年8月1日收盘,仅为3055.74点,跌幅达到37.43%。

  

  《战狼2》的成功,宛如国产电影的一股逆流,甚至让半路出家的北京文化如今成为了这轮板块行情的带头大哥。

  

  通过并购重组,主营旅游的北京文化(全称“北京京西文化旅游股份有限公司”)在2014年才正式踏入影视业,作为“闯入者”随即出现在多部当红电影中,更为重要的是,对于行业当时还在摸石头过河的票房保底模式,这家公司却显示出了异常的热情。

  

  《战狼2》持续增长的票房当然会让北京文化获益颇丰,而眺望市场,北京文化引发的,或许不仅仅是票房。

  

  票房真到40亿,北京文化能拿多少?

  

  在动辄便会因股价异常停牌核查、被无情关进“小黑屋”的年代,名不见经传的北京文化能够连续涨停,让资金义无反顾的杀入,其“故事”的确有足够吸引力。

  

  想象空间来源于《战狼2》票房的持续走高,这被认为是引爆其业绩的“核武器”。

  

  对于《战狼2》最终票房的预测还在不断刷新,根据猫眼数据,8月1日《战狼2》单日票房2.91亿元,上映6天累计票房15.50亿元,猫眼给出了一份38.71亿元的天价预测。

  

  这枚核弹的威力究竟有多大?

  

  北京文化在2016年8月份发布的对外投资公告中,公开其与北京聚合影联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一起,作为乙方和丙方,共同承担《战狼2》影片发行工作。

  ?

  

  《战狼2》高票房,让背景文化在四个交易日累计涨幅超过30%。

  

  根据公告中的合同约定,《战狼2》票房总收入剔除5%的国家电影转型资金和3.3%税金,将形成票房净收入,净收入中的43%左右将成为制片方发行收入,由制片方和发行方按比例共享。

  

  其中,影片总票房收入在8亿元以内时,发行方票房分成比例总和为制片方发行收入的12%,其中北京文化占比6.6%;总票房收入在8亿元至15亿元之间的部分,发行方票房分成比例为制片方发行收入的25%,北京文化占比13.75%;而在总票房收入在15亿元以上的部分,发行方票房分成比例则为制片方发行收入的15%,北京文化占比8.25%。

  

  以此为依据,计算北京文化理论收入并不复杂。

  

  当票房达到8亿元时,制片方发行收入约为3.16亿元,北京文化票房分成约为2082万元;当票房在15亿元时,制片方发行收入约为5.92亿元,北京文化票房分成约为2082万元和3795万元两部分,总共5877万元;而当票房超过15亿元时,每增加1亿元票房,北京文化的票房分成则会在5877万元的基础上增加325万元。

  

  也就是说,当《战狼2》票房达到20亿元时,北京文化分成收入约为7502万元,30亿元时,约为1.08亿元,如果猫眼预测神准,票房最终接近40亿元,北京文化的分成收入将来到1.4亿元,而分成收入,绝大部分将直接转化为利润。

  

  核弹已经发射,让它飞一会。

  

  尽管外界对于《战狼2》票房的浓厚兴趣有增无减,但对北京文化来说,《战狼2》最终票房短期内或许已经不再重要。

  

  最新的业绩预告显示,北京文化今年上半年净利润在3700万元到4000万元之间,去年同期为1019万元,同比增长263%-293%。但是,其在上半年的业绩增长有2900万元为并表因素和出售子公司所获得,实际上,并无太多自然增长。

  

  这也就不难理解,作为发行方,在电影上映不过四天的情况下,北京文化为何要高调公告票房情况,他们其实想说,自己正走在正确的道路上。

  

  “保底”专业户

  

  作为《战狼2》的台下主角,北京文化2013年还是影视行业的“门外汉”,这家主营旅游的公司主要靠运营潭柘景区、戒台景区和妙峰山景区等旅游景点过活。但日子并不好过,2013年,北京文化扣非后净利润116万元,同比下降90.68%。

  

  当年年底,他们以1.5亿元收购北京摩天轮影视传媒文化有限公司,进入影视行业。2014年,业绩迅速反转,当年营业收入4.21亿元,同比增长158.31%,扣非净利润4176万元,同比增长3495.78%。

  

  新人入局,常常需要剑走偏锋,如果说影视发行是剑,保底模式赚取超额利润,则是北京文化所走的偏锋。

  

  

  主演及导演吴京,一度传出为了给这部电影筹资抵押了自己的别墅。

  

  《心花路放》是北京文化的保底首秀,摩天轮为该片作出5亿保底发行,公开资料显示,《心花路放》最终票房10.72亿元,当时,外界预测北京文化进账接近1亿元。

  

  根据年报,2014年,摩天轮投资和发行的电影《同桌的你》和《心花路放》两部电影,票房总成绩16.1亿元,而《心花路放》当年为上市公司贡献收入1.91亿元,单这一部电影,就占总收入比重的45.37%。

  

  2015年,北京文化上映《第七子》、《少年班》、《桂宝之爆笑闯宇宙》、《恋爱中的城市》、《解救吾先生》六部电影和电视剧《加油吧实习生》,当年年报披露了主要创收项目,《解救吾先生》9487万元、《加油吧实习生》5770万元、《桂宝之爆笑闯宇宙》1512万元以及《少年班》931万元。

  

  四部影视作品收入不敌《心花路放》一部,而北京文化业绩也十分惨淡,营业收入3.49亿元,同比下降16.96%,扣非净利润亏损3492万元,同比下降183.62%。

  

  同年7月,北京文化公告,原董事长熊震宇和总裁邓勇相继辞职,同时,陈夏安、陈国富、王京花、娄晓曦等影视团队相继进入管理层,涉及电影、电视剧、综艺和艺人多个板块,最为重要的是,被其官方微信号称为“保底始作俑者”的摩天轮负责人宋歌出任公司新董事长。

  

  这似乎是在宣告,北京文化将会全力开发保底模式,而《我不是潘金莲》、《战狼2》和《一代妖精》三部保底电影也随即应运而生。

  

  由于冯小刚与万达院线之间发生纠纷这样的意外出现,北京文化协同与华谊兄弟和文投控股(600715.SH)两家上市影视公司5亿保底的《我不是潘金莲》票房不及预期,尽管如此,仍在当年为北京文化贡献了5114万元收入,超过北京文化同年上映的《极限挑战之最后的武士》、《我的新野蛮女友》、《刺猬小子之天生我刺》、《铁道飞虎》五部电影,及《穿越谜团》和《我的岳父会武术》两部电视剧。

  

  而《战狼2》的火爆,则让宋歌和北京文化终于拥有了发声的本钱。

  

  关于《战狼2》的最终战绩,还需等待上市公司官方宣布,而北京文化可能主导更多保底项目,已经成为大概率事件。

  

  保底模式会否成为主流?

  

  北京文化是运作保底模式动作最大的,但却并不是最早和唯一的,2013年,华谊兄弟8800万元保底电影《西游降魔篇》,是国内票房保底第一例,最后获得净收益和发行代理费总共2.5亿元左右。从此,保底盛行,中影、博纳,微影时代、耀莱、华桦等相继加入保底大军。

  

  这样一门好生意,为什么会让“小字辈”北京文化闹出动静?

  

  2016年暑期档,共有5部国产电影进行保底发行,结果,仅有《盗墓笔记》10.04亿的票房成绩勉强完成10亿保底发行目标,《封神传奇》、《夏有乔木,雅望天堂》、《致青春?原来你还在这里》和《绝地逃亡》的保底均告失败,“遇保即亏”成为当年暑期档热词。

  

  风险,让保底模式停在“半路”。

  

  关于保底,资深影视投资人曹海涛对腾讯财经表示,票房保底本质上依然是在做发行,但采用的是一种金融产品思路,以对赌条款方式呈现,通常,出品方是在不看好影片票房的前提下博弈更大收益,而发行方则恰恰相反。

  

  这种模式似乎天然存在自相矛盾的基因,两者能够成交,必须建立在对电影未来收益和风险预期存在较大分歧的基础上。

  

  制片方同样纠结。

  

  票房保底模式的参与方,是一场对市场的赌局。

  

  2016年,《美人鱼》20亿票房保底创下迄今为止的保底记录,最终,该片票房超过30亿元,在稳拿“底薪”的同时,周星驰也失去了超额票房带来的部分分成比例。

  

  

  在讨论保底模式时必须承认,作为一种新的运营模式,你很难非黑即白的直接给它作出定性,如此“烧脑”的问题,即便王长田这样的老江湖也会“打脸”。

  

  2016年初,王长田在公开场合表示,保底模式不会成为主流,太容易被经济规律影响,绝大多数类似的项目是失败的,但他又同时认为,如果为了照顾合作伙伴利益或是能够承担保底风险,也未必不能做。在即将上映的电影《三生三世十里桃花》中,光线传媒被曝出参与其中8亿元票房保底。

  

  曹海涛认为,早期的票房保底,实际上没有任何保证金,一旦票房失败,很可能延期甚至拖欠保底金,前几年这类官司并不少见,北京文化这次对于《战狼2》的保底,在影片上映前,真金白银先砸进1.4亿保底金,其实是保底模式的一种进化。

  

  另一位资深影视投资人则对腾讯财经表示,保底票房类似于赌博,就整个影视发展来说,电影有靠运气的成分,但高票房的电影一般都是必然大于偶然,《战狼2》相对《战狼1》有所提升,有好莱坞的影视团队参与制作,聚集了剧本、团队、技术、营销几个利好因素。

  

  保底模式是否会成为主流,在这里变成了一个伪命题。

  

  曹海涛称,除非对自己的影片极度自信,否则当保底和不保底两家发行商时,出品方为了规避风险一定会选择前者,但是,最近两年国内影视票房市场低迷,几乎没有什么特别成功的片子,这种“自信”自然失去了底气。

  

  北京文化在《战狼2》上的“扬眉吐气”,或许仅仅是在重复一个简单的道理:无论对于片方还是资方,拍好片才是最终归宿。